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艺术  >> 查看详情

曾学发 | 放 牛

来源: 中国赣鄱网  日期:2020-04-25 12:28:53 
分享:
作者简介:
曾学发,男,乐安县戴坊镇人,副主任医师,现在乐安县中医院放射科工作,兼任院党办主任,爱好文学、摄影和书法。
 
 

放 牛

曾学发

说到牛,会让我自然而然地想到农村,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的田野上放牛,在田埂上牵牛,在小河里饮牛的趣事......

有牛,就得好生饲养。养牛的工作,责任重大,不容小觑。大人们大部分精力都要放在忙大事干重活上,养牛这等轻快事儿往往就落在了小孩子及老人的身上。

养过牛的人都知道,牛是纯粹的素食主义者,主要以花草和树木的枝叶为主食。在冰天雪地的冬季,花草树木几乎凋零,牛已无法在野外觅食到新鲜的食物,只能给它喂食干草料。在我们老家那一带,有牛的人家都会在秋收之后,为牛备好足够的过冬吃的干稻草。除此之外的其它时间,牛几乎都在野外觅食。但凡是地面上的绿色植物,都几乎被囊括在牛的食谱中,包括各种野草、树叶、庄稼和菜蔬等等;但牛分不清哪些是野草、哪些是庄稼、哪些是菜蔬,哪些允许吃、哪些不允许吃,只要嘴能够得着,就通通“格杀勿论”。如果牛误食了庄稼或是破坏了菜园,就免不得要遭来主人家的一顿怪责,甚至一场口角。因此,就得有人看管着它,这便是放牛!

30岁左右以上的农村人,大概都有过放牛的经历吧!

还记得小时候,不知多少个还在睡梦中的清晨,耳边总会想起父母亲大声的呼喊:

“快起来哟,把牛牵出去哦....”

于是,揉揉睡意朦胧的双眼,拖着沉重的脚步,懒懒地来到牛栏,牛栏里浓烈的牛粪味把意犹未尽的睡意冲得烟消云散。牛栏里的牛在不停地踱着,由于有牛绳栓着,所以只是在原地打转转,似乎有点不耐烦的样子。看见有人进来,马上就讨好似地往人身上凑,摆摆头,眨吧眨吧铜铃般的大眼,鼻子不停的在人身上嗅来嗅去。

被牵出牛栏的牛格外精神,欢快的蹄子在坚实的大地上踏出有节奏的“咚咚”声。头时不时地左右摇摆两下,显得神气十足。

给牛找一处野草茂盛的地方,让它开始享用美味早餐。一见到绿油油、鲜嫩的野草,牛便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浓密的草丛中,尽情享受美食:牛用它那大舌头左右咬动着鲜嫩的野草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,然后用坚硬的牙齿奋力地撕扯,撕扯得野草 “沙沙”作声,最后“囫囵吞枣”般咽进肚子;两只大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嘴边的美食,神情专注;两只硕大的耳朵时不时地上下扇动两下,以驱赶飞近眼前的苍蝇;长长的的大尾巴不停地左右甩来甩去,总是灵活地在屁股上甩成一个圆圈儿。

最有意思的要数牛喝水!牛对水质的要求极低,不管多浑的水都会喝。喝水的时候牛头完全下探,脖子伸的老长,牛嘴浅浅地伸入水中,为了防止水呛进鼻子,牛鼻子总是会往上耸耸,鼻孔吹得老大,从鼻子中呼出的气流在水面上冲出了两个小水窝;水被吸进嘴里时会发出“吱——吱”的响声,然后随着一声响亮的“咕——咚”,水通过长长的喉咙咽进了肚子。这时候在脖子的下面,可以看到一个鼓鼓的包自下往上移动,活像有只老鼠在脖子里往上面溜。

吃饱了的牛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侧躺着,这时的牛显得很悠闲、很满足,眼睛半睁半闭,嘴里不停地咀嚼着,这是牛在反刍。所谓“反刍”,就是将囫囵吞下的草料反吐到嘴里,重新细细嚼碎,嚼碎后和着唾液再咽回胃里,再反吐一些,再嚼碎,再咽下……如此反复,直到胃里的草料完全被嚼碎、消化(我想“细嚼慢咽”这个词应该来源于此吧!)。据说,牛之所以有这个功能是因为牛肚子里长了四个胃,不知真假,但我却很信服!

牛的眼神不好,由于两只眼分别长在牛头的左右两侧,两只眼的视线并不能相聚,所以无法对视野内的物体进行准确的定位。牛的平衡能力也较差,所以,牛不会过独木桥。

但小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个道理。有一次我牵着家里的一头小水牛过一条溪沟,溪沟上架着由两根树干拼成的木桥,我牵着牛绳先走了过去,跟在后面的小牛还在桥的另一头,任凭我怎么使劲地牵拉牛绳、怎么大声的吆喝,小牛始终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不敢往前迈步,脖子被拉得老长,嘴里发出轻轻的“嗷嗷”声,眼睛里透露着一丝胆怯和无助。我一看急眼了,使出吃奶的劲儿拼命拽着牛绳,实在拗不住生拉硬拽的小牛无奈之下只好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小碎步,慢慢地、试探性地踏上木桥,可还没等后足上桥,小牛忽然“轰”的一声,掉到了近一米多深的溪沟里,摔了个四脚朝天,把我吓得面如土色,以为这下小牛肯定凶多吉少,好在溪沟底部是松软的泥土,可怜的小牛只是擦破了点皮并无大伤,挣扎几下坚强地站了起来。所谓“吃一堑长一智”,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牵牛过独木桥了。

秋收后的稻田再无庄稼,残留的稻根在秋露的滋润下会抽出绿绿的嫩芽,一束束笔挺的立着。稻根间的泥土里也会长出许多不知名的新草,这些都是牛的珍馐美味。于是,大片的稻田就成了牛的天然牧场,也成了放牛娃的乐园!

抬眼望去,田野上散落着许多的牛,有黄牛,有水牛,有大牛,有小牛,或三五成群,或零零散散。小牛相互追逐嬉闹、顽皮不羁,大牛悠闲自得,饿了便吃草,饱了就躺着反刍。不知是什么原因,会让乌鸦和白鹭成为牛的铁杆“粉丝”。在牛的旁边,总会看到三三两两的乌鸦或白鹭,或围在牛的周围觅食,或飞到牛背上让牛驼着,好像站在高高的哨岗上的侦察兵。它们的组合看上去是那么的和谐、那么的温馨! 

田野上除了成群的牛,还有成群的放牛娃。他们也不会闲着,总是变着法儿地玩着各种游戏,尽情享受放牛的美妙时光。譬如男孩子喜欢玩“游击战”,不管有几人“参战”,先将队员分成红黑、敌友两组,各自的队友要在对方蒙住眼睛的情况下,迅速的找“掩体”将自己掩护起来,全部藏好后,游击战正式开始:不论通过什么手段,只要一发现“敌友”,第一时间抢先报出他的名字,那位“敌友”就算被“击毙”了。先被全部“歼灭”的一方宣告“战败”。很多时候,敌友双方会因为谁先发现谁的问题争辩得面红耳赤!



​​​​​​​田野里有许许多多的小动物,也是放牛娃无聊时玩不腻的“乐子”,像蚂蚁、蚂蚱、螳螂、蟋蟀、青蛙、老鼠等等。

蚂蚱,有一对粗大、健壮的后腿,凭借这对健壮的后腿,它们能随时随地轻松地“弹”飞,所以想要捕捉蚂蚱并非易事,假如幸得一二,定会将它的后腿卸掉,看它再不能 “弹”的冏样。

螳螂拥有迷人的身材,体态优美,修长的肚子像一笔长捺,细细的胸部前端挂着一颗造型奇特的脑袋,一对大大的腹眼和尖尖的嘴,使它的脑袋呈“倒三角形”,活像动画片《金刚葫芦娃》里满腹坏心思的蛇精,又像是美国科幻片里的外星人。最具标志性特点的要数它那对大大的前臂了,两折三段的前臂灵活、健壮,中间部分像一把大大的镰刀,因此螳螂又叫 “刀螂”。当它在捕食、攻击或受到威胁时,会高高举起前臂,好像一位横刀立马出战在即的勇士,显得非常的威武、神气!当它在安静时,双臂屈曲于胸前,俨然一位“作揖拜佛”的少女,优雅、虔诚,婀娜多姿!

稻杆,对我们农村人家来说很有用处,一来作为牛过冬时的草料,二来可有很多其他用途。稻杆必须先晒干才能保存。南方那一带的农村人通常会将稻杆扎成一小捆一小捆,然后竖在稻田里晾晒——我们村里人管那叫“总杆”——总杆的手法要利索,左右手相互配合:捡三五根稻杆作“绳”,左手握住较粗壮的稻杆尾端,右手握住较细嫩的稻杆头端,搂起一捆稻杆,左手将杆尾绕过稻捆递向右边,右手则顺势接住,左手接过稻杆头端并相互缠绕形成一个死结,握住杆尾的右手用力一抽,一捆稻杆就被死死地“总”紧啦,看上去就像给稻捆围了条围巾,然后,高高提起用力向下一抖落,底部向四周散开,稳稳地立着,像一个锥形的空心宝塔。

于是秋收后的稻田里就出现了许多立起来的稻杆,一排排,一列列,像是列队等待检阅的稻草人方阵。

入秋后,昼渐短夜渐长,天气转凉,尤其是在阴雨天或是早晚时间气温很低,那一捆捆立着的稻杆就像一座座尖尖的城堡,给那些无处安身的小动物们提供了安全的庇护,稻杆下的小空间就是他们温暖的家。无聊的放牛娃总会怀着强烈的好奇心,像打开一个个藏宝箱一样,将立着的稻秆挨个儿给提溜起来,看看下面到底“住”着什么“主人”。最多的大抵都是些小虫子、小青蛙之类的,倘若发现大青蛙,就会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想将它逮回家做美餐,可还没等扑上去,机敏的青蛙早已跳出一米开外了,再扑,已没见踪迹,只得悻悻作罢;倘若是田鼠,则满稻田将它“一路追杀”,虽然常常是以失败告终,但已是兴奋不已!有时也会提出蛇来,吓的放牛娃一身冷汗,拼命逃窜,遇上胆大的会找来木棍将它乱棍打死,以图后快!

近些年,随着农业机械化的不断普及,传统的农耕模式逐渐被取代,所以农村里的牛越来越少了,放牛娃当然也越来越少了,有关于放牛的趣事也只能在记忆里去寻找了。

版权说明:本文章来源自网络,如果涉及到版权问题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删除处理。

头条资讯

热门资讯

推荐资讯